十指牵翎

你若撒野 今生我把酒奉陪

看到毒毒新校服脑补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

大概就是安史之乱之前毒毒是个淳朴的苗疆蓝孩子,安史之乱开始后,毒毒和炮炮是搭档,毒毒不太会打架,但是长的好看,所以就去seyou狼牙军首领之类的(?)然后炮炮就负责杀掉所有用不怀好意的眼神看毒毒的人(。)然后呢,安史之乱结束了,毒毒又是原来的样子,跟炮炮回家啦

上班摸鱼了解一下

      而今苗黎已经忘却他的容颜,只是偶尔会
觉得生活中好像是少了某些东西的存在,就像
擦拭虫笛时,身边少了聒噪的吵闹声,做饭时会下意识伸手去拿食材却扑空,一个人走在路上总觉得后面有人在悄悄跟着,回头却是空无一人。
       在这种情况持续了好久之后,苗黎意识到是不是自己失忆了,是不是之前有人在自己的生命中存在过,可是他记不起,甚至连那人的身形都记不起。
       他开始努力的回忆,开始注意身边的东西,床头幔帐上垂坠下来的,用叶子编织的已经枯黄的蝴蝶,还有旁边颜色依旧艳丽的孔雀翎,房间角落里已经坏掉的机关小猪,还有堆杂物的地方有一些坏掉弩箭和暗器。
       苗黎看着枯黄的蝴蝶出神,依稀记得以前蝴蝶一直是翠色的,他的头开始痛了,小蝴蝶小蝴蝶,以前是不是有人这么唤过他呢,眉眼带笑地望着他,温柔地叫他小蝴蝶。
       苗黎次日便自己寻来一些草叶,可笨手笨脚的自己怎么也编不出神似的蝴蝶,以前是有人教过他的吧,苗黎放弃了,每日依旧像往常那样过,可是孔雀翎是谁的呢,还有那些破碎的暗器,是自己随手捡来的吗。
       苗黎平静的生活被来找他的五毒小师弟打破,小师弟看到他的时候一把就抱住他的胳膊就开始哭,等哭够了抽噎着同他说话,也是断断续续的,是寨里的阿姐阿哥都急坏了,找了他好久也不见人,小师弟看他一脸不知所云的模样,说“那你还记不记得唐眠”苗黎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,心脏开始剧烈跳动,“唐眠...”他缓缓开口说出这个名字,为什么会有难过的感觉,他的意识开始模糊,倒在了地上。
        苗黎再醒来的时候,是在寨子的树屋里,桌上还放着已经冷掉的汤药,他做了一个长长的梦,梦到的都是有关唐眠,和唐眠相识,唐眠教他用草叶编蝴蝶他怎么也学不会,他躺在唐眠怀里总是能睡得很安稳,还有浑身是血的唐眠,还有...躺在棺木里的唐眠。
         是了,唐眠已经死了,是苗黎亲手葬的,苗黎思忖片刻,循着记忆去找,墓碑还是和他下葬的时候一样,他挖开了墓地打开了棺木,那人还是安安静静地躺在里面,苗黎吞了毒药,躺进棺木抱着唐眠,这样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吧,这次你再也不能把我抛下。因为我啊,最喜欢你了。

山漪:

好喜欢毒哥啊
我是毒哥的腰部挂件!!!
想画唐毒毙了几个稿最后只好老实画大头……呜呜我太辣鸡了不能给喜欢的cp产粮
暗搓搓打个唐毒tagTuT
透视是不可能画好的,这辈子都画不好的。色彩也不会画,只能靠加滤镜才能维持得了生活这样子。

唐毒粮好少……_(:3)

大家来聊天呀!

赤魔真好看(。・ω・。)ノ♡

#唐毒#
“我......你......”
“有什么事吗”
“我能跟你 ....回苗疆嘛!我可乖了!...汪呜~(晃着不存在的尾巴xxxxx)”